少年文艺·南京版网站:http://snwy.qikan.com

少年文艺2017年第8期  文章正文

说出去的话

字体:


  舅舅也许是随口说这话的,我却当作是他的许诺,牢牢印在脑子里了。

  那天舅舅在我家吃的晚饭。舅舅是乡里的农技干部,用他的话说,就是给庄稼牵线拉媒送进洞房,再帮助它们早生贵子。舅舅整天在田野里奔走,有时候路过我家门前也只是匆匆而过,妈妈说他比媒婆还要忙。舅舅今天破天荒到我家吃饭,饭后还喝着凉茶和爸爸妈妈聊天。他是来我们这里观察新品种水稻的长势的,天色晚了,便顺理成章到姐姐家歇歇脚,真是公私兼顾。舅舅的到来让我高兴得牛皮糖似的黏上了他。我脑子里积攒了好多个为什么要问他呢。

  我发现自从吃了十岁生日的长寿面后,脑子里的“为什么”就像肥皂泡一样,咕咚咕咚往外冒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少年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